首页 财经 汽车 房产 教育 科技 商业 文化 农业 民生 服务 出行 商讯 健康 旅游 时尚 维权
» 房产» 内容正文

原创微电影剧本《诗人去往冬天》

发布时间:2018-12-06 20:17:40

?

场景1:诗人小破屋 日 内

镜头(特写)依次出现:啤酒香烟、手机、安全套。

画外音:“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和诗人没多大关系,诗人是自由的,独立的,干净的,或者说是傻逼的,比如我。”

镜头特写诗人,自言自语:“没错,正如你所见,我是个诗人。现在是冬天,哈气成冰的北方天地,令我苦恼不堪。我的一个外国师哥说过‘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承认这句诗歌装逼成功,并略含深情,然而这并不能安抚我的衣衫单薄。正如你所见,除了冷,还是冷。”

场景2:小酒馆内 日 内

诗人坐在一个角落喝酒,要了两个小菜,自斟自酌 。

角落里一个胖子在观察诗人。

诗人吃完了,服务员过来结账。

诗人对服务员说:“我能赊账吗,我没带钱。”

服务员扭头朝里屋喊:“老板,有砸场子的。”

老板走出来,看着诗人。

诗人说:“老板,我是一个诗人,我没钱,我给你的客人们朗诵一首诗吧。”

老板返回里屋,拿了两瓶啤酒给诗人,说:“大哥,别妨碍我做生意,行吗。”

场景3:街道 日 外

诗人走着,发现后面有人跟着,走了一段路,猛然转身,发现了后面跟着的胖子,正是酒馆里的胖子。

胖子笑嘻嘻的搭讪:“你好,你是个诗人吧。”(这时候,一个非主流小姑娘听见他们对话,急忙停住自行车,听他们说话。)

诗人点头。

胖子忙伸过手去:“我最崇拜诗人了。”

诗人狐疑的看着他,并不和他握手:“什么事,说。”

胖子满脸嬉笑的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纸,说:“这是我最近买的股票,你给掐算一下,觉得能涨吗?”

诗人看看那张纸,又看看胖子,质问:“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是诗人。”

胖子惊愕:“对啊,你是诗人啊,没找错人啊。”

诗人说:“我不会算命。”

胖子继续惊愕:“啊?那你是个假诗人吧。”

诗人转过头继续走路,胖子在后面喊:“骗子,骗子,这年头的骗子越来越多。”

场景4:街道 日 外

诗人感觉后面还是有人在跟踪他,他转身看见刚才的非主流小姑娘,她急刹车,看见诗人望着他,满脸激动。

诗人问:“你有什么事吗?”

非主流:“我理解你,整个世界不理解你,我都理解你。”

诗人说:“谢谢。”

非主流:“你用火星文写诗吗?”

诗人作出非主流的动作(V手势、嘟嘴巴照相的姿势):“我会用POTOSHOP写诗。”

非主流做兴奋状:“耶!找到组织了!”扑上去拥抱诗人。

诗人一把推开非主流:“对不起,我要走了。”

非主流拦住他,问:“你认识小四吗?”

诗人:“认识啊。”

非主流惊呼:“哇塞太棒了,我可喜欢他了,他的博客我一天刷八百多次呢。”

诗人说:“噢,没想到他还有博客。”

非主流做不解状:“你认识他吗?”

诗人点头:“认识啊。”

非主流:“那小四现在忙什么呢?”

诗人:“还是老本行啊,还在我楼下修自行车呢。”

非主流怒之,大骂:“伪诗人,骗子!”

诗人继续往前走。

场景5:警局 日 内

诗人坐着等待办理业务。

一警察在他身边溜达两圈,一个虚伪的敬礼,狐疑的问:“你在这干嘛?”

诗人:“我身份证丢了,补身份证。”

警察:“身份证丢了?你怎么人没丢呢。”

诗人无语。

警察:“职业?单位?”

诗人:“写诗的。”(这时候,旁边一个中年妇女看了看诗人)

警察:“噢,个体户啊。”

诗人无语,只能点点头。

警察:“住址?”

诗人:“开发区湘江路。”

警察:“性别?”

诗人:“男。”

警察:“年龄?”

诗人:“22”

警察:“星座?”

诗人大惑:“啊?”

警察意识到问的不合时宜,忙给自己打圆场:“啊什么啊,把身份证拿出来?”

诗人继续:“啊?!我是来补办身份证的。”

警察又意识到问错了,又来了一个虚伪的敬礼,说:“老实点!”

场景6:警局外 日 外

诗人继续走,警局内的妇女跟着他,妇女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诗人猛回头。

诗人:“有什么事吗?”

妇女一边关掉手机,一边愁眉苦脸的说:“大兄弟,看你就是个好人。”

诗人:“我不买假发票。”

妇女:“不是,不是。”

诗人:“安利我也不需要。”

妇女:“不是,不是。”

诗人:“我也不买保险。”

妇女:“大兄弟,不是,不是。”

诗人:“那你。。。?”

妇女:“我想请你朗诵几首诗。”

诗人吃惊,然后点了点头。

场景7:妇女家客厅 夜 内

一个中年男人,两眼无神,面容憔悴,身边站着刚才的那位妇女。

妇女:“你看看,我家老头子失眠都三个月了,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就是不管用,再这样下去,唉......”妇女唉声叹气,愁苦不堪。

诗人:“大姐,你啥也别说了,咱开始吧。”

场景8:妇女家卧室 夜 内

中年男人躺床上,诗人和妇女站在床头。

诗人:“当冬天......”

突然妇女的手机响了,手机音乐是“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中年男人气恼的朝妇女说:“臭老娘们,你还让我睡吧?!”

妇女一脸愧疚,朝诗人说:“大兄弟,你继续,我关机了。”

诗人:“当冬天成为一个诗人全部的苦难/那心中嘹亮的号角也变得柔软/我曾在光阴衰落之前祈祷/只要一个细微的瞬间/你我的爱情便能永世循环......”

在诗人的诗歌朗读中,中年男人的鼾声越来越大。

诗人还在忘情的朗读,妇女悄悄的把他推出了卧室。

场景9:妇女家客厅 夜 内

妇女掏出一张百元钞票,诗人眼睛都瞪出来了。

妇女:“大兄弟,说实在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妇女的手里攥着钞票,就是不给他。

诗人:“小事而已。”

妇女:“大兄弟,这可不是小事,真的太感谢你了。”

诗人:“小事小事。”

妇女:“大兄弟,你看,我本想吧,给你一点钱,做报酬,可是我知道你们知识分子,最看不起这个。”妇女把百元钞票又塞回了口袋。

诗人失望,但又不能表现什么。

妇女在身后拿出德州扒鸡:“大兄弟,这点东西不成敬意,你拿着吧。”

场景10:居民小区 夜 外

诗人路灯下,自言自语:“没错,正如你所见,我是个诗人。现在是冬天,哈气成冰的北方天地,令我苦恼不堪。我的一个外国师哥说过‘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承认这句诗装逼成功,并略含深情,然而这并不能安抚我的衣衫单薄。正如你所见,除了冷,还是冷。”

“回家吃鸡,德州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