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汽车 房产 教育 科技 商业 文化 农业 民生 服务 出行 商讯 健康 旅游 时尚 维权
» 服务» 内容正文

窗外响起鞭炮声

发布时间:2019-05-10 18:29:36

一阵风吹来,叩开了我的小窗。

窗外,好一幅杜甫笔下的春景:鸣柳的黄鹂,翱翔的白鹭,碧绿的西岭,湛蓝的澧水……喏,还有那一岸掩映于河柳之中的居民。

突然,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传来。四五十米远处,一群山里人正围在一幢二层洋楼前欢呼雀跃。那阵势,犹如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更像解放军攻克了孟良崮。

他们在干什么?

猛地,我想起了这幢洋楼的主人,不知怎么的,一想起他,我就痛惜那半亩荷塘。

这块荷糖是我家的责任田,我从小就对它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那染红的荷花,那碧绿的荷叶,那滚动在绿“伞”上的晶莹的露珠,无不引起我美好的遐想。朝霞中,我坐在荷塘边诵读“荷深水风阔,雨过清香发”;骄阳下,我涉足池中观赏“小荷才露尖尖角”;夜幕里,我坐在窗台上“听取蛙声一片”……也是在这里,我懂得了“出污泥而不染”的人生真谛。

可是有一天,心底的这块“圣地”,却被一辆辆轰隆隆的大卡车糟踏了。先是一车车石块填没了荷塘,再是一队头戴安全帽的人在它身上脚踏手碾,最后竟被一幢现代化建筑代替了。我好伤心好痛恨哪!后来爸爸告诉我说,这幢洋楼的主人是一位连任两届副县长的“父母官”,在城里住腻了,想换换新鲜空气,费了好大劲作才选上这块宝地。

从此我便注意起这位官来。每到周末,一辆颜色好深好深的轿车便载着肥胖肥胖的人和他的妻子儿女来洋楼过夜。也是在每个周末,总有些提着大包小包的人趁着夜幕像贼似的溜进那扇朱漆大门……

在山里人心中,这幢洋楼显得特别神秘。听说,光室内摆设就值好几万,上楼梯都得脱鞋子……人们叹息了,摇头了,背地里叫它“官府楼”。我每每看着这座鹤立鸡群的洋楼,心底就直为那块美丽的荷塘哭泣。

也许是“相形见绌”的缘故吧,村里没一人愿进“官府楼”作客,奇怪的是今天,村里人结众邀伙,燃鞭点炮,莫非也是去庆贺新居?

“共产党万岁!”一阵响亮的口号打断了我的沉思,回过神来,我发现“官府楼”前早已人头攒动。再度审视“官府楼”,意外地发现朱漆大门上交叉贴有两张白条,还隐约可见上面的“封”字。同时,“贪官”、“受贿15万”、“被审查”等山里人谈论的话语也零零碎碎地溅入我的耳朵。

啊,我明白了!飞快跑进里屋,我找出弟弟那封三千响点燃挑向窗外。顿时一阵清脆震耳的爆重竹声便炸响在我心目中那神圣的荷塘的上空--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相关阅读:
开奖结果 http://www.ssc97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