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汽车 房产 教育 科技 商业 文化 农业 民生 服务 出行 商讯 健康 旅游 时尚 维权
» 维权» 内容正文

修罗的火焰

发布时间:2019-05-14 19:55:09

天边泛出黯蓝,像漫出来的茶水。浸泡在天空的阴影下,人的野心在无助滋长。黑夜像一位冷静的老人,在无尽的黑暗中,探出一双睿智的眼睛,洞察一切依对于他的生灵。一个白袍的星术师在奔跑,茫茫的黑暗里,他那身白袍,在黑暗里犹如白色的火焰,引导着命运齿轮......

我冲进了那片森林,那片黑色的森林,没有人出来过。我背着弟弟,穿一身黑色的风衣,弟弟在我的偎依下睡了,他笑得一如以往。“不用追了......”依稀能辨清外面有一来光,有些苍白。我和弟弟是这个王国王子,我叫阿喀斯?修罗。弟弟叫阿忒琉?修罗。

父王曾经说修罗的火焰会引导我的命运,那种白色的火焰引导关我。父王现在或许已经死了,想起他那沧桑的面庞,我的泪打在弟弟的脸上。弟弟醒了,咧开嘴,问:“哥哥,父王去哪儿了?那些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弟弟天真的眼神不容我无言。“父王或许睡了,那些黑色的东西只是父王......我们要穿过这片森林,修罗的火焰会引导一切。”弟弟还相问什么,他嘟着小嘴,看着我的泪水在脸上泛滥成灾,弟弟没有说话。他的眼睛里滚出什么东西和我的泪水一起打在地上。也许黑色的叛军现在正在毁坏我的家,杀戳我的姐姐,妹妹,母亲,叔叔......而我却要逃避,在父王贴身待卫的保卫下,我必须去另一片土地,找到自己的宿命来拯救我的王国。而侍卫们被叛军杀得精光,我只有冲过这片死亡森林,才能拯救这个王国,于是我清楚的记得,父王的最后一句话:“孩子,去吧,修罗的我背着他火炎会引导你的,那是命运所暗示的白炎。”现在除了我那遥远却近在咫尺的脚步留下的只有风,连一声乌鸦的啼叫也没有。

肃杀的阴风,笼罩着恐惧,弟弟抓紧了我的臂膀,说:“哥哥,我怕。”我的脚步带我回到了以前......“父王,我怕”“孩子,不怕”我抓紧了父王的臂膀。天空那无数的白色鬼火从天迹划向大地,我的脚颤得很凶,父王却说:“你的命运处处隐藏着修罗的火炎,修罗会引领着你......”父王的手指向茫茫的苍穹......“不怕,弟弟”天空开始如往日一样,修罗的白炎从天迹滑过。“哥,我们能出去吗”弟弟那稚拙的声音在这漫无边迹的死亡林森林里温。面对着前面的死寂,我吱唔了一声“能”。然后我开始背着弟弟在所走过的树上做记号,漫无目的的走,最后又走回了我对弟弟说:不要怕的地方。弟弟已经睡了,从他甜甜的笑容中,可以看到他正梦见父王,母亲,姐姐......梦见他睁开双眼的时侯,我已经背他出了森林。而我,我开始觉得这种无畏的挣扎,在这片死亡森林狰狞的嘲笑下,有多么不堪击。我已经被那些看似的残花柳架挂得遍体鳞伤。在弟弟那甜甜的笑脸下,我开始异常脆弱,我的骨子或许已经服输了――人命天定。“修罗的白炎......命运......”苍穹中最后一朵修罗白炎渐渐地消失。

我突然站走身,随着火焰消失的方向前进......

因为在那一个瞬间,我想起了一个人――倪风。

倪风本来是这个国家最强的星术师。飘逸的身型和忧郁的眼神是所有星术师没有的。没有人能控制倪风,即父王也不能。倪风都那银白的星术袍在黑暗里宛如白色的火焰。倪风很喜欢我和弟弟,他告诉我们,他来的目的是寻找一位修罗的火炎所引导的人。我们总是用蓝色湖水似温柔的眼神看着他......

倪风曾在一个满天繁星的夜晚让我跟他上观星台,他还让我不要吵醒弟弟。观星台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宝塔,透过云层,直观繁星。塔顶上风很大,从四面八吹来,倪风的白鬼长发在空中凌乱,双瞬像寒星。他告诉我他马上而且必须走,他找到那个拥有被修罗火炎引导人的同时,也看到一颗巨星陨落在这个国家。

“倪风,那个人是谁?灾难要发生,你又能坐视不理?”我问,“阿喀斯我的王子,没有人能改变将来发生的事情,天迹为我们创造预言未来,是要我们对命运加以扶持。对于命运,我们不可能左右它。”

“那谁能左右?”

“被命运垂青的人,我所要找的也是一样......”

“谁?”

“王子,你就是那位被修罗火炎引导的人,你会在建一个王国。”

“你不管了吗?”

“对,我要离开,永远......”

然后我看见倪风又一种异样的温柔在淌洋。他跪在我的面前,脸上聚起那衰伤的笑容,说:“......命运无法回转,也不能像我一样逃避。我的王子,请背负起你所有的责任和希望,只要你自己不败,就没人能阻止你重建辉煌!修罗的火炎会引导这一切......。”

我一个人站在塔顶上,狂风像要把我吹走,塔下一个白光的身影宛如白色的火炎扣开了黑暗的命运之门......


相关阅读:
黄金城 www.fjmym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