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汽车 房产 教育 科技 商业 文化 农业 民生 服务 出行 商讯 健康 旅游 时尚 维权
» 商业» 内容正文

十里桃花

发布时间:2019-07-09 15:21:18

我喜欢跳舞,每次的舞蹈表演我都完成得很出色。”爸爸妈妈!这次的舞蹈比赛,一定要来看哦,可不要再去加班了。“我笑得像一朵花一样,对爸爸妈妈说。他们疼爱地抚摸我的头,说:”嗯,一定会来。小澄,比赛上一定要加油哦。“我点点头,说:”这次,我也要第一!“”如果你这次还得第一,那就给你买那件你最喜欢的桃花舞裙吧。“

学校的舞蹈比赛上——

下一个就是我了。爸爸妈妈还没来,我的心不禁悬了起来。

”五年级二班,徐澄绘,她将为我们带来美丽的一支舞《最后一天》!掌声有请!“听到了主持人热情高涨的嗓音,我的心砰砰乱跳,以前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脚在发抖。我一步一步地走向舞台中心,望向群众,闭上眼睛举了个躬。悠扬的音乐慢慢响起,我从地上跳着慢慢起来……一开始躺在冰凉的地面上,像出生的婴儿般。最后却又躺在了地上,似乎是在讲人老了之后死掉……与中间轻快优越的舞不同,讲述了一个人从出生到那所谓的……最后一天。每个人都有最后一天吧,谁都逃不掉的,可怕的死亡,从一出生那时开始,就定好了,慢慢的走向死亡。

一曲完毕,回到后台。江老师气喘吁吁地告诉我:“澄儿,快点跟我来,你爸爸妈妈……”我的脑袋瞬间似乎闪过一道雷电。我鼻子一酸,说:“江老师,你快带我去吧,快……”到了学校门口,一辆警车闪着灯,老师把我带到车里车便迅速开往市中心。

到了市中心,我哭喊着冲向人群中,看到了爸爸妈妈奄奄一息的尸体。“爸爸妈妈!不要丢下我……”人们窃窃私语,“这小孩这可怜”“到底发生什么啦?”“刚刚一辆车啊忽然把刚下车的他们撞飞了,还肇事逃走了呢”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反而我脑中的嗡嗡声越来越大。此时我眼前一道白光,顿时眩晕了过去。

我脑子晕乎乎的,看到眼前灰蒙蒙的,前面的闹哄哄的人群,我顿时坐了起来冲进去,发现没有爸爸妈妈,再扭头一看人群也不见了——我顿时醒了过来。原来……是梦啊?我叹了口气。”爸爸,妈妈——“我忽然反应过来,这不是我家,居然是一片桃林!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我看看身上——是芭蕾舞服!我想哭了,但是不能哭。现在,还是省省时间,找到出口吧!看着天上,似乎快要黑了。

我四处看了看,发现一个挽着类似丸子头的小男孩,穿着古装,不知道为什么。我过去,问那孩子:”你好哦!请问这森林,怎么走出去?或是你领我出去也好。”小男孩歪歪头,缓缓说:“我来这游玩,想不到碰上了如此奇装异服的人!姐姐许是神仙吧?这可是我家桃林,从不对外开放的?”我不可思议地瞪了瞪眼,也模仿小男孩儿的语气:“我看你才奇装异服吧?我又何来神仙之说?还有,你家桃林?”小男孩嘟嘟嘴,说:“那随我来吧。”

小男孩领我到一所古风的大宅子前,打开大门的居然也是古装人。我下意识地问了问:“小孩,方便告诉我现在是几年吗?是XX吧?”小男孩奇怪地瞟了瞟我,说:“XX?现在是康熙二十三年。”我听了吓一跳。康熙……二十三年?我是不是……真的穿越了。

”那么姑娘,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面前这个看起来差不多十来岁的男孩子唧唧歪歪问了一大堆。”我叫徐澄绘,家住在h市……“我说道。

”h市?在哪?我怎么没听说过?“男孩子问道,”好。我们家东郭姓,这个小孩叫做东郭锡,总角岁。我叫做东郭常倾,正是舞夕之年。我妹妹叫做东郭橙慧,是外傅之年,就是幼学,可是我们自十天前就再没见过她了。巧了!橙子的橙,智慧的慧。和你一个音呢!至于我们爹娘嘛……爹爹你就叫他东郭大人,娘就叫东郭夫人……“

此时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穿一袭白衣与绿衣的与男人年龄相仿的女人走来,俩孩子高兴的喊:”爹,娘!“”爹,娘,快来,这是我们在家中桃林发现的奇怪女孩,和妹妹她的名字同音。“常倾高兴的说。

东郭大人好奇地缓缓走来,看清我的面容后惊呆了,东郭夫人流下眼泪来:”橙慧?“我看清了东郭大人与东郭夫人的面容后也惊奇地叫出声来:”爸……爸爸?妈妈?“东郭大人微笑着说:”失态了。你长得很像我的小女。“我忽然搞懂了许多,微笑着问:”东郭大人……我可以叫您爸爸叫夫人妈妈么?“东郭大人微微一笑:”爸爸妈妈?很奇怪,不过随你好了。你叫什么名字?“”徐澄绘。澄澈的澄,描绘的绘。“我说道。”实在好巧。澄绘你不仅与小女长得相像,不,简直一模一样——还和小女的名字那么像。不如澄绘去换一身衣服,这衣服看起来着实怪。以后你,就住小女的房间吧。“我立刻点头答应。

换了一身古装,常倾两眼放光:”真看不出来,换上我妹妹的衣服后,觉得你真的很像她呢。“”谁知道呢,这世界上还真就会有这么神奇的事发生。“我笑了笑。反正到头来,这些吃喝住也就解决了。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去。但是如果回不去了的话,就回不去了吧。因为我……真的很想很想爸爸妈妈,就算他们只是替身也好啊……早上起了床,妈妈站在我床前,微笑着:“小澄,梳洗一番便去吃早膳吧。”用人阿环给我梳妆。趁着空闲时间问阿环:“阿环,你几岁来的呀?他们是怎样的呢?”阿环笑着说:“我呀,六岁就来到府里做丫鬟,那时候三少爷还没出生呢,大少爷才九岁。大人、夫人人可好了,很和善的,大人现在是宫里的知县。至于两个小少爷,他俩可顽皮了。不过常倾少爷博览群书,很聪明。三少爷很可爱,总是把一些小糕点给我吃。”一讲到这里,我忽然问:“那,你知道东郭橙慧,二小姐吗?”阿环触电般缩回手去,尔后又微笑着若无其事地说:“小姐,你问阿环这事作甚?头发已经扎好了,还是快去用膳吧。”

我越来越觉得可疑,因为大家一直在回避这个话题。于是我想尽办法查找,终于找到了说法。

原来,就在十天前,东郭府那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擅长歌舞的完美女子,也就是二小姐东郭橙慧,居然在自家桃林失了踪迹。而日期,就是八月八日。八月八日?不正是舞蹈比赛那天么?奇了怪了。如果按照穿越小说的正常套路来看,在同一天同一时间互相穿越……那么现在,那个东郭橙慧现在在现代么?那么说,我在桃林里昏睡了七天?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

我决定去找爸爸。爸爸所在的公堂的位置……为了不被发现我没有带用人,而是找阿环随便问了问,草草地画了张图。就算没找到,也可以问问街上的路人。

当我来到这里的所谓的“阴阳湖”,我便彻底被震撼住了。左边是泛蓝的清澈见底的水,右边却是黑色的似乎很脏的水。但是用手捧一些水,才发现其实干净澄澈。我在两边水里里摸着摸着,居然就摸到了两条小鱼。小鱼也如水一样,是黑色的,黑得光滑、亮。同时我也摸到了一条白色泛蓝的小鱼。小鱼都很漂亮,奇特的是,黑鱼的眼睛是黑色带棕的,而白鱼的眼睛是蓝色的。于是,我把它们装在了一个我随身带着的瓷瓶里。

一时间,我忘记了去找爸爸。并且天色已晚,我只好回家去。

回到房间,我把它们装在一个足有两个脑袋大的玻璃瓶里。不得不说,这古代居然也有玻璃,不过是绿色的。据说是曾经皇帝赏赐给爸爸的,爸爸居然给了我。我看着它们灵巧地游动着,笑着说:“你们就像我在现代养的两只小猫一样的,也是一只黑色一只白色,它们的瞳孔也和你们好相像的呢。”于是,我把脸紧贴在玻璃上看着它俩,嘴巴都挤变形了。“我现在真的好想它们啊!”下一秒钟,这俩小鱼居然与我隔着玻璃“接吻”了。我被逗得乐了起来,“你们很通人性嘛!”小鱼儿就吐着泡泡,泡泡一只浮到水面上才爆掉。

次日午膳上,爸爸说着:“我昨日早上因为橙慧的一系列缘故,去找了算命大师测了测。这算命大师,居然说橙慧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以后的世界。你们说,可笑不可笑?”我僵持了几秒,立刻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可笑,可笑,可笑之极!”结果倒是整桌人,都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我。

晚上,我又做梦了。梦中,一个手执扬尘的老者问我:“你的命数至此都是一场错误,都是我们的疏忽。解决的方法便是:要么你留在这里,要么……你就回到现代,一切从新开始,你的父母不会死亡,现在这一切,你就当是一场梦罢了。”我犹豫了许久。此时,我的梦忽然断了,醒来时已经早上了。

常倾在我梳妆好后赶来,高兴地说:”澄绘,我们一同去桃林玩罢。“我爽快地答应了,常倾一脸阳光。来到了桃林。”你看,惊喜!“于是从身后拿出了一只灰色的垂耳兔,“它很可爱吧?很奇怪呢,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品种。”“垂……垂耳兔?很神奇啊,这里居然有呢。”我又兴奋又奇怪。这通人性的小兔子,一忽溜跑到了我的肩上趴着。我笑着说:“哈哈,很可爱呢。”常倾微笑着:“喜欢吗?我就知道,你们女孩子就喜欢这种东西。其实,我还想送你一样东西。”“什么?”我很疑惑。常倾拿出一根精致的水晶红木项链,绕到我身后,轻轻替我戴上。常倾不好意思地说:“作为兄长,不送你点东西,太不负责了吧?”于是,我们两个都笑了起来。

回去之后,我闲着无聊,来到了御花园,妈妈和小锡在御花园散步。我立刻过去打了招呼:“嗨,妈妈,小锡。”妈妈和小锡愣了愣,随后妈妈笑:“小澄打招呼的方式真特别啊。”我挠挠头:“啊……这是我们家乡的习俗!哈哈……“小锡嘟嘴看着我:”你真‘爽朗\\’!都不像个女孩子。你都不像姐姐那么温柔。“我瞪了瞪他:”是啊,你姐姐多好啊!“我们三人便一起在石子路上走着。小锡顽皮,非要一个人跑开,一忽儿就没了影。妈妈温柔地抚摸我的脸:”小澄啊……你长得真像我的女儿……记得以前,她也是这样和我散步的。“妈妈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我又来了桃林。我忽然面前看到了一个与我张的一模一样的微笑着的女孩。我知道,她就是橙慧。我流着泪,拥抱住她:”橙慧啊……我不想再代替你了……“口上这么说着,其实我根本就不是不想,明明就是不能,不能了……橙慧也拥抱住了我,然后她的身体慢慢消失……

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昨晚的老者,又对我说:“这样吧。要不然,你就等明日天黑了三炷香后的时候,来到阴阳湖桥上,看着月亮看十秒,你就可以穿越回现代。若不回,你就不用了。”

次日,是小锡的生辰庆祝。我主动要求跳一支舞,是比赛上的《最后一天》。我又穿上了我的白色芭蕾舞裙,缓缓起舞。但没有同样的音乐,再准备也来不及了,于是只有另一首曲子。虽然音乐不同,但舞蹈还是比较顺利,我的脑子里一直努力想着原创舞曲。一曲完毕,所有人惊呆了,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与比赛上的观众一样的表现。“好一个西洋舞蹈!”常倾和小锡惊叹道,“这倒是很新鲜!”下了台我就流泪了,对不起,大家,今晚我就要离开了……

到了时间了。我很紧张,心怦怦跳。来到阴阳湖上,我盯着皎洁的月亮——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常倾,在我走的一霎那,大叫道:“小澄,你——”我的意识模糊了。

我慢慢醒来,嗯,是我自己的床上!我回到了现代——吗?或许只是个梦吧。不过,梦得好真实。我来到餐桌前,爸爸妈妈都在。爸爸妈妈微笑:“今天要好好发挥噢。”我喜极而泣,抱住他们。

这不是梦。因为,我摸到了脖子上的项链——这感觉是真切的,是实实在在的。

五年级:周雨佳


相关阅读:
元亨利官网注册 www.zzlz.net/vip0NhUu/18271.html